湖北宜昌东站实施全面消杀
来源:湖北宜昌东站实施全面消杀发稿时间:2020-04-02 02:53:00


△ 当地时间3月27日,首尔江北区工作人员给我快递来了一瓶洗手液、一包普通口罩、消毒喷雾、橙色医疗垃圾专用垃圾袋以及一支快速测温计。此外,包裹里还有一个写有我的姓名、住址及详细隔离日期的文件,文件上还说,如果不严格履行隔离义务,我将会面临最高300万韩元的罚款。

航班延误了半个小时,整舱满员。落座前,我先用湿纸巾把座位扶手、小桌板等所有手部会接触到的地方都擦拭了一遍。除了偶尔解下口罩进食外,所有人几乎全程都佩戴着口罩。

该医院的一名护士随后对媒体表示,病人激增,且恶化的速度非常快,有时让人措手不及:“太吓人了,因为他们虽然病了,但看起来还比较稳定。然后,突然就在你眼前,血氧含量急剧下降,很快人就没了。”医护人员只能眼睁睁地看着,帮不上任何忙。“就算你做心脏复苏,病人还是无法呼吸,就在你找呼吸机的功夫,另一个病人又不行了。”当地时间3月22日傍晚,经常往返于韩法两国的高玮坐上了从巴黎飞往首尔的大韩航空航班。而不久前,韩国政府刚发布了一则针对自欧洲入境人员的防控措施:3月22日0时起,韩国对自欧洲入境的所有人员不分国籍进行新冠病毒核酸检测,以尽量避免新型冠状病毒自欧洲输入引发新一轮韩国国内传播。高玮的行程因为这项措施而变得与寻常不同。

△ 当地时间3月22日,法国巴黎,空姐戴着口罩给旅客送餐。

截至发稿,高玮仍处于居家隔离状态。据英国《每日邮报》27日报道,一名来自美国路易斯安那州新奥尔良市的17岁男孩于24日死于败血性休克。死后,他才被查出其实已经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。但由于没有医疗保险,他生前被拒绝进行紧急救治。

晚上12点半左右,我们终于等来了可以前往隔离点的通知。

△ 当地时间3月23日深夜,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,部分等待转运至隔离点的欧洲入境人员躺在座位上休息。

△ 当地时间3月24日中午,从仁川国际机场至首尔市区的城铁上,佩戴口罩并保持距离的乘客。

科莫特意指出,纽约埃尔姆赫斯特医院(Elmhurst hospital)由于病人激增,医护人员已经面临巨大压力。

当时的巴黎,从3欧元飙升到9欧元一个的口罩也已经断货,大部分公共场合基本没人戴口罩。